<sub id="5jdjv"></sub>
        <sub id="5jdjv"></sub>

          <thead id="5jdjv"></thead>

                <sub id="5jdjv"></sub>

                您的位置:首頁 >教學 >

                線下教育機構面臨生存危機,大山教育赴港上市蒙上陰影

                大山教育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十幾天后,疫情向全國蔓延。而疫情后,線下教育機構成為受沖擊最為嚴重的領域,大山教育赴港上市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截至目前,已有兄弟連教育、明兮大語文等線下機構,因為資金緊張宣布關閉。

                由于線下培訓機構復課遙遙無期,有業內人士預計,6月份之后教育行業線下機構會倒閉60%。

                而嚴重依賴線下的大山教育,2019年前三季度的線下收入占到2018年全年業績的94.2%,其線上業務仍舊處于起步階段,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36.6萬元收入。

                4月20日,《證券日報》記者根據大山教育官網公布的電話,撥打東明路校區、優勝路校區電話,均提示已經欠費停機;天一大廈、海亮時代ONE等多個校區電話無人接聽。

                大山教育花園路校區有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受疫情影響,目前線下均未開課。

                線下收入超九成

                據了解,大山教育是河南地區最大的中小學課后教育機構,目前專注于中小學課后教育領域,旗下擁有大山外語、御夫子大語文和小數點數學等品牌。

                目前,大山教育直營網點在河南省共有80家,其中79家位于鄭州市,1家位于新鄉。招股書中還提到,計劃將在2022年年底前設立140家直營教育中心,意在占領下沉市場。

                深耕線下的大山教育,主要收入也來自線下學費收入。

                招股書顯示, 2018年大山教育獲得收入2.89億元,同期上漲33.3%,凈利潤5355.6萬元,同比上漲44.7%。截至2019年9月30日前9個月,大山教育實現收入2.77億元,同比上漲33.9%。

                而在2019年前三季度,大山教育線下教輔班收入已達到2.59億元,占2018年全年業績的94.2%。線下學費收入是大山教育核心的收入來源。

                按照業務細分收入,大山英語(英語輔導業務)為大山教育主營業務,在2019年大山教育收益中,中小學英語輔導獲得總收入1.47億元,占2019年前9個月總收入的56.9%。

                事實上,這幾年,在線英語機構可謂競爭激烈。除了學而思、新東方等傳統機構發力線上,更有VIPKID、51Talk、伴魚等新興教育品牌崛起,而線上機構不受區域限制,這對于大山教育來說,沖擊巨大。

                在這樣的形勢下,2018年大山教育也開通了線上輔導品牌“學習8”,但“學習8”課程僅僅是剛剛起步,從其收入情況就可見一斑。2018年,僅實現收入10.6萬元,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36.6萬元收入。

                如此依賴線下的大山教育,在疫情之下,如何保證公司的盈利能力?

                業內預計,從大山教育線下和線上收入的比例來看,今年盈利情況不容樂觀。

                大山教育花園路校區有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線下目前都沒有開課,全部轉為線上上課。線下何時開課,要看河南省的統一安排。

                但對于線下轉線上,家長和學生是否同意,該工作人員并沒有回復。

                有鄭州的一名家長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大山教育以前在鄭州還比較火,經常在電梯里看到它的廣告。但現在學而思、新東方等很多在鄭州也都有,不少人傾向于選擇這種全國性機構,大山教育屬于河南地方性機構,相比而言,有一定局限性。同時,現在選擇純線上機構的人也越來越多。

                由于線下機構無法開課,像大山教育一樣轉戰線上的并不在少數。但線上教育并不是有一塊屏幕就可以,大多數傳統線下機構不具備在線教育的經驗,與在線教育相比,差距也較為明顯。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也曾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在當前疫情防控的形勢下,線下培訓機構都已經暫停業務,為了能夠生存下去,只能轉線上,但線下轉線上確實沒有那么容易。線下轉線上主要是想留下以前線下的資源,不要讓學生退費,但這個過程中,能不能保證質量這是一個問題。此外,家長是否還愿意孩子繼續在這樣的平臺學習,是另外一個問題,目前很多地方已經出現退費的情況。

                線下機構面臨生存危機

                隨著中小學復課的推遲,線下機構一方面面臨大量的春季、寒假班學生退費,另一方面還要持續承擔線下的房租、場地、人力等巨額成本。

                早在疫情暴發之初,知名IT培訓機構“兄弟連教育”創始人李超,在其微信公眾號中發表《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響,兄弟連北京校區停止招生,員工全部遣散。

                李超在信中稱,疫情之下,受影響最大的就是線下培訓機構。

                此外,曾獲創新工場投資的項目明兮大語文,也以家長公開信的形式宣告項目死亡。

                《證券日報》記者還了解到,近日,繼少兒體適能機構趣動旅程主動宣布破產后,勵暢少兒體能館負責人也突然失聯。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做好2020年春季學期中小學教育教學工作的通知》,對中小學開學后的教育教學工作進行安排。通知強調,各地開學后,要根據當地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嚴格控制校外培訓機構培訓行為,未經省級教育部門批準,校外培訓機構不得擅自開展線下培訓活動。

                盡管目前開學的省份并不多,但即便開學以后,校外培訓機構復工遙遙無期,受疫情影響,線下機構在年內能否開展線下培訓,尚屬未知。這對于嚴重依賴線下的教育機構來說,能否熬過今年活下去至關重要。

                上海證券研究報告認為,線下機構考驗現金流的承受能力,預計疫情為傳統教培機構帶來一波洗牌潮,過后行業集中度料將有所提升。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基于線下機構此前的用戶積累,線下機構轉線上時會有一定的用戶,但在對用戶進行教學時,產品、老師、組織和服務進行重構時都會遇到挑戰。

                他還認為,現在在線教育已經進入精細化運營階段,用戶對在線教育產品的體驗度已經達到一定水平,線上授課不是線下教授內容的簡單線上化,因此,線下機構如何在短時間內制作適應在線環境教授的課件,尤其是具備互動性、趣味性的課件;如何找到或培訓出能夠適應線上教課風格的老師等等,這些問題和教學效果、用戶體驗直接相關,用戶對此的容忍度很低,一旦服務不夠完善,極可能會導致用戶離開。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全國高校“一幫一”,做好“穩就業”工作
                @2020屆畢業生 最新就業政策有哪些?
                “空中招聘”:求職戰場上的新選擇 保...
                四川高校一60歲教師變“主播”
                傳統教育之外開辟第二戰場:在線教育突...
                “云自習挑戰”了解一下 如何每日堅...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