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5jdjv"></sub>
        <sub id="5jdjv"></sub>

          <thead id="5jdjv"></thead>

                <sub id="5jdjv"></sub>

                您的位置:首頁 >教學 >

                在線教育線上線下效果可能截然不同,關鍵不是技術,而是人

                一場疫情,讓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周琦嘗試著在大學教授和網絡主播間不斷切換,“前者需要專業、精準,在有限的時間內傳遞更多的信息量,后者需要保持亢奮、要‘嗨’,要讓學生跟得上我的節奏。”

                周琦更關注的,是如何捕捉學生的反饋,“與面對面授課不同,你不能第一時間知道你講課時,學生們都在做什么,是否在認真聽講?是否真的聽懂了?”

                周琦面對的,是所有參與在線教學師生們面臨的共同挑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國超過2億學生在線學習。

                這場特殊的“大考”,在線教育考得如何?近日,浙江省消保委發布了在線教育平臺消費體驗及網絡問卷調查報告。數據顯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具有在線教育的消費意愿,消費者對在線教育平臺整體滿意率超過六成,教學成效、師資力量、教學口碑成為大家選課的首選三板斧。

                如何讓師生通過一根網線、一塊屏幕、一個話筒同頻共振,完成知識的傳遞和思想的交鋒?疫情過后在線教育是否會迎來較大變革?目前在線教育還需要如何發展才能滿足未來智慧教育的需求?

                線上線下效果可能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周琦可以輕松地站在講臺上吸引100多個學生的目光,通過他們表情的反饋,隨時調整課程內容、啟發學生思考。

                “在線直播教學,準備要更加充分,講稿、語氣要反復斟酌。”周琦說,每次直播授課前,他都會提前好幾天做足準備。為了及時掌握學生反饋,避免把直播授課變成一場“自嗨”,他要求學生在課后5—8小時內,將他課前、課上提出的問題,反饋在微信群里,以供大家討論交流。

                天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王磊同樣感受著在線教學的“愛與痛”,他帶領學生置身虛擬化的實驗場景,學習經典原文、在線答題。

                “在線教學有好處也有弊端。好處顯而易見,學生可以自由、自主地學習,可以隨時在留言板上發問,老師也可以給學生推薦更好的線上教學資源,彌補傳統教學的不足。但在線教學最大的問題是不好組織教學管理,老師不知道網絡另一端的學生處于什么狀態,有沒有認真聽,接受程度怎么樣。盡管有互動環節,但只是一部分同學參與。”王磊說。

                疫情期間,在線教育像一面多棱鏡,飽受關注,也不乏爭議。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有時在線教學的個性化和交互性比較弱,導致學習者對在線教學的滿意度不是特別高。”

                在熊丙奇看來,在線教學更多的是知識教育,而教育還包括生存教育、生理教育、生活體驗,學生還需在真實的校園環境中學會溝通、融入團隊。

                “在線教學還會讓學生過多依賴電子產品,影響孩子視力發育,之前有關部門曾提出為保護青少年視力,減少學校對電子教學的依賴。但目前是特殊時期,學校大力開展在線教學,放松了對學生在線時間的控制。”熊丙奇說。

                網絡教學并非適用于所有專業

                疫情期間,從事網絡教育的企業,也面臨著行業洗牌。相關負責人表示,受疫情影響,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我國從事網絡教育相關的企業新增了7924家,相比2019年同期減少了28%。同期,也有1901家網絡教育企業注銷。

                清華大學理學院院長、地球系統科學系系主任宮鵬教授表示,“這次疫情將改變世界,教育的格局也會發生變化。如果疫情持續,人們會發現,在某些領域內,網絡大學也許可以取代實體大學。很多學科可能沒有必要再花大量時間在校園里學習,如文學、歷史、哲學、外國語、數學等對于實驗課程需求較低的專業,可以選擇網絡授課。學生分散在各地參加網絡教學,只要修滿一個學位所需要的學分,就可以給予相應的學位,相應的本科生人數也不用限制了。但有些學科如果不參加實驗課程,就無法獲得一些專業技能,這類專業的學生就可以選擇在學校學習。”

                在周琦看來,一些需要動手操作的實驗課程,如果也開展網上授課,首先要解決信息傳輸穩定性的問題。高校可以嘗試通過虛擬現實、3D技術等科技手段進行實驗內容的網絡授課,但這需要5G等網絡基礎的支持。這次疫情將給在線教育的未來發展帶來更多啟發。

                教師能力是提升教學質量的關鍵

                網絡授課,不是簡單將知識點搬上網絡,還包含了更開放的教育理念。

                宮鵬說,疫情期間,清華大學“ARM微控制器與嵌入式系統”課程將慕課與自主設計的開源硬件相結合,在實現有序上課的同時,完整開設“真刀真槍”的學生實驗課程。課程團隊自主設計研發了一套便攜的創意教學系統,并對社會開放全部設計資料和程序源碼,成為開源硬件,結合線上開放的慕課,供學習者和愛好者群體自主學習,服務社會。

                該課程的主講教師、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副教授曾鳴表示,清華已經做了多年網絡化和數字化教學的相關工作。現在推進在線教學,既是對之前投入的檢驗,也激勵教師們保持教學和科研形式的與時俱進。

                熊丙奇認為,開展在線教育、智慧教育,不僅要利用好技術,更要關注利用技術的人。提高教育教學質量,關鍵是要提高教師的職業化、專業化能力。智慧教育平臺建立由來已久,但利用率較低,部分原因就是教師缺乏使用的積極性和專業技能。

                熊丙奇表示,打造智慧校園、智慧教室,也要避免使用新的技術強化傳統的應試教育,如人臉識別技術在課堂上監控學生的上課表情,要求學生完全專注,其實是在約束學生,而不是解放學生。“建立智慧教育平臺體系,學校、老師的關注點不單是提高學生的分數,而是要真正提高教學質量,給學生帶來更好的教育。”熊丙奇表示。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2020屆畢業生 最新就業政策有哪些?
                “空中招聘”:求職戰場上的新選擇 保...
                四川高校一60歲教師變“主播”
                傳統教育之外開辟第二戰場:在線教育突...
                “云自習挑戰”了解一下 如何每日堅...
                奇葩?網曝老師要求學生發文支持肖戰 ...
                一级黄色录像影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